亚博体彩

欢迎来到亚博体彩
亚博体彩有限公司
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亚博体彩第1095章 杀人诛心,孙秀成必死!【第一更】
2021/01/06 来源:亚博体彩
    李相如轻轻的吸了一口气,不满的看向孙玉林。

    他料想今天的事情不会太容易就解决。

    可也没想到,率先发难的,是苏玉林。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陈阳,果然发现,陈阳一双眉毛已经掀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好像已经看见这里即将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道长便是孙玉林?”

    陈阳从地上站起来,微笑道:“云台山道场的孙玉林?”

    孙玉林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按照辈分,我应该称你一声前辈。本来我也是打算这么称呼的,现在觉得,你不太有资格得到我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孙玉林看着他:“哦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先回你刚刚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孙子要杀灵修,这话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杀的灵修,不是别人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我在纠正你一点,我说他要杀我,不是诬陷,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陈阳回头看了一眼刘元基,后者将张平泽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昨天可是亲口承认,当着你云台山道场三位大宗师的面,亲口承认,你孙子派了人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到了你嘴里,就成了诬陷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原本只是觉得,张平泽只是你云台山道场的一个特例,不能代表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看你,呵呵,我倒是觉得,你们道场能培养出张平泽这种人,似乎没什么值得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孙玉林问道:“张真人,说过这些话吗?”

    张平泽身躯颤抖,不敢去看他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,他都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可孙玉林,明显比陈阳,更让他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多问,昨天道场数十位道长,都可以佐证,真相你不需要质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想问一问……”

    陈阳看向他身旁的孙秀成:“孙秀成,我与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孙秀成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平淡的表情,听见询问,摇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陈阳的语调瞬间提高:“不认识,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孙秀成道:“陈真人误会了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和我玩赖?好,你说没有,现在起誓,以你全家老小的性命起誓!你敢起誓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孙秀成还是那副平淡语气:“没做就是没做,我为何要你相信?”

    陈阳忽然大笑:“心虚了?不敢起誓?”

    孙秀成道:“随便你怎么说,但我的确没做过。今天过来,也是接到了李会长的电话才来的。你硬要将脏水泼我的身上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事情与我无关,就是无关,不论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句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陈阳看向众人:“各位都看见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在云台山道场,有数十位道友与我一起,听见张平泽亲口所说。”

    “孰是孰非,各位心中自有明鉴。”

    “孙秀成不肯承认,我的确奈何不得,但这事情,不会轻易结束。”

    孙玉林道:“陈真人,我今日带孙儿前来,就是要和你当面说个清楚。但你令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有证据,拿出来。可是你没有,没有便也算了,还以这样的方式,言语煽动诸位道友的情绪,让他们站在你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问一问,公道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灵修,就可以以此压我孙儿?”

    “张平泽一席话,就能定我孙儿的罪名?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未免太过儿戏,太过可笑!”

    近千人围看,却除了他们几人说话,其他人都沉默着。

    事情走进死胡同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承认。

    就算张平泽亲自指认,他们还是不承认。

    这种近乎耍无赖的方式,让人有种一拳头打在空气上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李相如则是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耍无赖,挺好的。

    事情别闹大,有个回旋的余地,对谁都好。

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刘元基的手机微微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拿出来扫了一眼,脸色格外的精彩。

    然后走向陈阳,把手机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陈阳低头一看,脸色,同样变得格外精彩。

    然后,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,开始笑,大笑,得意的笑……

    笑的,让人疑惑。

    “孙玉林啊孙玉林。”

    陈阳摇着头,一脸同情的笑容:“你不仅管不好手下的人,就连你这孙子,也管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孙玉林没什么表情:“陈真人,不要挑开话题。就事论事,今天我们来了,抛开你这件事情先不谈,你无故诬陷我的孙儿,这件事情,我得要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要说法?”

    陈阳像是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,看向木桩一样站在一旁的张平泽,说道:“建宁区玄阳观,谁让你建的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孙秀成眼皮子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在知道陈阳还活着的消息后,不仅没有停下建造道观的工程,反而令人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今天就开观了。

    张平泽木然道:“孙秀成。”

    陈阳问:“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张平泽拿出手机:“有通话录音。”

    陈阳将手机拿在手里,看向众人:“我与各位说一件事情,这件事情,我也是刚刚得知。”

    “云台山下,建宁区,这两天多了一座道观。是原先的一座破旧道观,翻修而成的新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道观名叫玄阳观,其中有一座玄阳大帝殿,殿内供奉了一座金身,这金身,说来有趣,不是什么有名的神仙,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道士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大家已经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座玄阳观内供奉的,就是他陈玄阳。

    “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道士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陈阳蓦地看向孙秀成,双眼闪烁着冷光:“给我建庙宇,供我香火!”

    “孙秀成,你杀人,还要诛心啊!”

    孙玉林微微凝眉,看向孙秀成。

    后者依旧面无表情,但脸上依稀可见一丝恼火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只是要杀我,占我道场。”

    “却想不到,你不仅要我道场,更要我陈玄阳身败名列!”

    陈阳握着手机:“你们不是要证据吗?证据在这里,还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竖子不可教也!”

    孙玉林摇头丢下这句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孙秀成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我陵山,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?”

    陈阳冷哼一声,快步上前,就去抓孙秀成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孙玉林转身一脚踏地,一掌拍向陈阳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出手一瞬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道天雷,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正落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孙玉龙一惊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,陈阳已经扼住孙秀成的脖子,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孙玉林面沉似水。

    同时六感扩散,试图将这山头所有人的举动都收入眼中。

    刚刚那道天雷,来的突然。

    连他都没察觉到。

    若是有心,这天雷劈中他,他也躲不掉。

    这里连他也看不透的,不多。

    几人而已。

    但这几人,全程未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山关杀我,建庙毁我名声,孙玉林,你这孙儿,犯的错可真不少啊!”

    不论陈阳生死,建庙供他。

    一旦传出去,不明真相的人,只会骂陈阳,不会管其他。

    你陈玄阳,有什么资格开观立派受香火?

    你算哪根葱?

    这明摆着是要把陈阳往死里面整。

    而且不得不说,这份手段,当真歹毒至极。

    若他这一次真的没能走出山关,他陈玄阳在山关内为救木华而获得的名声荣耀,都将毁在这一座庙宇上。

    陈阳看向郭启军,高声问道:“郭会长,若论规矩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郭启军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李相如就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不问李相如,偏偏问他。

    郭启军心头气恼,恨不能把陈阳给捏死。

    但这么多人都在,他却不能不说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郭启军道:“按照规矩,除名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除名?”陈阳看他:“郭会长,你这会长,有点不称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科普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暗杀同门,当废除道行,除名道门!”

    “严重者,可就地击杀!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他是对孙玉林说的。

    孙玉林道:“把手拿开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孙玉林,你孙子要杀我,这就是你的态度?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孙玉林右手持捏卓剑诀,剑气凝结,寒声道:“把手,拿开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陈阳道:“郭会长,看见了吗?孙玉林前辈,在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身为大前辈,自己的孙子犯了错,就可以不用承担后果?”

    郭启军道:“陈真人,先把人放下,是非对错,道协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现在就给我交代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证据,我有,还要什么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他亲口承认?”

    陈阳自言自语,容不得他人插嘴,捏着孙秀成脖子的手,放松一点,问道:“你有什么要说?”

    “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根银针穿透他的肩头而过,带血鲜血从后肩溅出。

    孙秀成吃痛,半边肩膀都麻了。

    一根根镇山钉悬在陈阳面前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与我无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噗!”

    又是几根镇山钉没入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众人看的震惊。

    当着孙玉林的面,这是要强行逼着他承认啊。

    孙玉林怒火冲天,手中剑气闪动:“陈玄阳,你在找死!”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言不语,楚清歌,走出来,站在陈阳身旁。

    一句话也不说,就这么看着他。

    孙玉林断没想到,会发生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形势比人差,他只能看着孙子被伤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该有的证据我都有,孙秀成,你在倔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身为灵修,为道门,更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,我今天杀了你,谁能对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觉得,你爷爷就是无所不能?”

    “你认错,我留你一条狗命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不承认,继续倔强,就让你爷爷给你准备口棺材,一会下山就能去做后事。”

    陈阳把话说得很绝。

    孙秀成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开玩笑,还是在唬自己,依旧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孙玉林道:“李会长,你就看着他如此威胁我孙儿?”

    李相如头疼的很。

    事情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陈真人。”李相如开口了。

    可是陈阳不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镇山钉忽然连成一条直线,像一根细软的长剑,从上向下呈斜角,冷酷无情的斩向孙秀成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鲜血盛开如鲜花。

    右胳膊从孙秀成的肩上掉落下来,在地上滚了几圈。

    陈阳刻意松开一点手掌的力度,于是孙秀成的惨叫声顺利的喊了出来,在近千人的耳中回荡。

    突发的变故惊呆了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包括孙玉林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今天不管闹到什么地步,都会停留在口头冲突上的众人,仿佛第一次认识陈阳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刘元基也是一愣一愣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阳。

    他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难道他不清楚,这么做,会把孙玉林得罪死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孙玉林愤怒中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一道寒光从楚清歌身旁扬起冲天,挡住这一剑。

    孙玉林低吼道:“楚清歌,让开!”

    楚清歌不说话,将陈阳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她不赞同陈阳的做法。

    但陈阳动作太快,她来不及阻止。

    局面已经如此,她必须要保证陈阳安全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什么材质的棺材?”陈阳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孙秀成脸庞扭曲了,剧痛让他意识更加清醒。

    一瞬间他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最终发现,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是我做的!”

    他吼道:“是我做的!”

    陈阳问:“派的谁?”

    “唐景河,林三!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陈阳相信他没说谎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有说谎的时间。

    陈阳不认识这两人,但其他人听见这两个名字,脸色则都是变了。

    孙玉林终于有一丝后悔。

    今天,真的不该来。

    他低估了这个年轻真人的手段,也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陈阳,势要将这张脸,刻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份藏而不溢的杀气,陈阳感受分明。

    陈阳问:“郭会长,认识这两人吗?”

    郭启军道:“道协会立刻派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陈阳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郭启军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,山下有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上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,是一名短发国字脸中年人。

    许多人不认识,而认识的,则无不是在心中感慨陈阳心机之深,计划之狠。

    “洪统领,麻烦。”

    陈阳对来人说道。

    洪升嗯一声,对身边人吩咐道:“把他们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手下立刻拿出手机,开始通知。

    回来之前,陈阳说过。

    道门内部事情,不会影响道门之外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现在,已经超出道门所能承受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陈阳不是灵修,这件事情,道门内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但陈阳是灵修。

    孙秀成要杀他,军部接管,谁也说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陈阳第一次觉得,灵修这个身份,似乎还不错。

    眼看洪升出现,孙玉林一颗心瞬间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孙秀成不仅要杀他,还要毁他名声。

    可陈阳把事情做的这么绝,又何尝不是杀人诛心?

    当着他的面,斩手!

    当着他的面,军部接管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道门对于孙秀成的处罚,最多只是废除道行,除名。

    可一旦转到军部的立场,孙秀成的下场,很可能,就是死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找到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士兵,放下手机,说道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洪升嗯了一声,看着陈阳。

    陈阳也听见了。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不用说,一定是孙玉林干的。

    真够狠的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的死,也更加坐实了孙秀成说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两名筑基修士,无缘无故死去。

    还能是谁做的?

    “洪统领,人,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把人放下。

    洪升道:“陈真人请放心,这件事情,军部会用最短的时间,调查清楚真相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陈真人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公道之外,也要重罚!”

    “一定!”

    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军部接手带走孙秀成。

    若是板子高高抬起,却轻轻放下,军部规矩何在?

    陈阳似是故意挑衅一般,看了满面冰霜的孙玉林一眼,问道:“若是一切属实,孙秀成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洪升知道他的意思,配合着说道:“死!”

    这个字,有莫大的威力,让孙秀成不由自主的身躯轻颤。

    一双眼中,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来此之前,他依旧未将一切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做的一切,都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孙玉林不断对郭启军使眼色,后者只当是没看见。

    郭启军不傻,洪升的出现,明显就是在给陈阳站台。

    也是对外释放一个信号。

    陈玄阳,他军部罩着。

    就算他是道协会长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根本就无法对陈阳做出什么有用的威胁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让陈阳给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移交到军部了,就算陈阳给面子,也不可能停下来。

    规章制度,没有生效之前,弹性很大。

    一旦触碰到,生效了,便能体会到其白纸黑字的冷酷与不可妥协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孙秀成慌张的喊着。

    脚下的陵山,他曾几何时,有着要将其征服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只想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自己的行为,究竟有多么的可恶,多么的令人愤怒。

    他与陈玄阳连一面都没见过,何必如此做绝?

    “洪统领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孙玉林忽然开口,绝口不提孙秀成的事情,散去了卓剑诀,主动走上来。

    【5000字,还有一更】

      <code id='04ca8'></code><style id='bb1aa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9c477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6f302'><center id='bec48'><tfoot id='e9254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6969'><dir id='79f26'><tfoot id='4ecce'></tfoot><noframes id='14c53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0dda2'><strike id='45b2f'><sup id='2c4da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669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870e4'><label id='3aed5'><select id='b4a98'><dt id='25a9a'><span id='1c6f5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61a0'></u>
          <i id='96f6f'><strike id='d8071'><tt id='830b1'><pre id='d8d7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百度 搜狗 360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28af6'></code><style id='b0e10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81e1d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fe77f'><center id='5ac53'><tfoot id='786f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3c94'><dir id='ecf77'><tfoot id='0eea0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1f20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c9dcf'><strike id='1559a'><sup id='35658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2b804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56b6b'><label id='14bfa'><select id='23316'><dt id='e5292'><span id='5e49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d54e1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0d027'><strike id='216c4'><tt id='89a3b'><pre id='c1c1d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bcc9c'></code><style id='c8b80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b1972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fa4f9'><center id='ccb84'><tfoot id='bce2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9eff5'><dir id='8961e'><tfoot id='e83a1'></tfoot><noframes id='34d9c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cf94c'><strike id='a9e8f'><sup id='4775a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361f0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2004f'><label id='b752a'><select id='429dc'><dt id='d40f6'><span id='e5235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748e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eac19'><strike id='67107'><tt id='c5851'><pre id='0733c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